关注我们:
注册|登录|收藏粉师傅|网站地图
欢迎光临湖南省粉师傅机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官网!

热门关键词

创业型米粉机

让“舌尖上的中国”导演陈晓卿上瘾并大赞的湖南米粉

文章出处:网责任编辑:作者:人气:-发表时间:2017-02-14 10:37:00

 

舌尖上的中国》总导演陈晓卿在新书《至味在人间》出版后,接受了湖南主流媒体潇湘晨报记者的专访。陈晓卿好不掩饰对湖南米粉的溢美之词:“爱嗦粉,就像有毒瘾一样,很久不吃,就像想吸一口大烟……”,此外,陈晓卿还透露,在今年上映的《舌尖3》中肯定会有湖南菜。

  采访当天,陈晓卿为米粉写了首三行情诗:
  因为《舌尖上的中国》总导演的身份,陈晓卿的名字家喻户晓。
  2015年,他50岁,给自己准备了一份生日礼物–《至味在人间》,首次将他近十年写的美食文章集结。
  我问他,天命之年真的知晓了“天命”么?
  他忙不迭地连用六个“没有”回答说,“没有没有没有……人家还小呢!人生才刚开始!”
  1:“美好的米粉像少女的胸”
 
  
  电话里,陈晓卿说话声音很低,低得几近温柔,似乎生怕把电话另一头的我吓跑一样,与他“高大威猛”的形象一点都不搭,也没有著名纪录片导演该有的“气场”,这一度让我疑心是不是打错了电话?
  直到聊到湖南的米粉,电话那头的温柔音调,顿时丰满,变得抑扬顿挫,“哈哈,是的,爱嗦粉,就像有毒瘾一样,很久不吃,就像想吸一口大烟……”
  陈晓卿忍不住边说边笑,估摸着脑海里正浮现着“雪白的米粉玉体横陈在淡褐色杂骨汤里的图像”。
  对,没错,这就是那个“吃货”陈晓卿,从声音到表情,拥有每一个“吃货”无法掩饰的对美食的热爱。
  即使过了一年零十个月,陈晓卿依然记得2014年3月14日在长沙吃的那碗猪肝扁粉,还学会了那句常德人咧开嘴逢人便问的话,“吃圆的,吃扁的?”
  “哎呀!哎呀!好吃死了!”那一晚,吃着猪肝扁粉,陈晓卿的惊叹没停过,甚至一点都不在意粉店小哥居然没看过《舌尖上的中国》!
  看来,美食不仅能果腹,还能社交,如果两个湖南人剑拔弩张,或许最好的化解方式是,“莫吵哒,请你嗦碗粉去算哒。”
  回到北京,陈晓卿依然惦记着湖南米粉,在新书《至味在人间》里,至少有两篇文章专门提到湖南米粉。
  离他单位不远,有一家湖南籍民歌演员夫妇开的小店,把长沙人民热爱的米粉带到了北京,陈晓卿和同事隔三差五光顾这家店子。
  “米粉滑爽挺括,汤汁鲜辣浓郁,一碗粉端上来,蜡黄的笋丝、酸豇豆埋藏在鲜红的干椒末和翠绿的葱花之中,衬托着雪白的扁粉和淡褐色的杂骨汤,那米粉,冰清玉洁有弹性,在汤里的姿势用玉体横陈形容再恰当不过了。”
  毫无疑问,陈晓卿真是爱上了米粉,1月21日,我跟他打电话的当天,他为米粉写了一首三行情诗,“美好的米粉像少女的胸/但在北京/你只能吃到硅胶。”
  “因为一离开湖南,再也吃不到那个粉了,湖南的粉店搬到北京也不行,空气太干燥,表皮收缩得厉害,那个汤怎么做,都没有湖南的好吃。”
  多少迷恋和哀怨,尽在这首三行诗里。
  2:“吃黑色的食物总咬自己的手”
  然而,如果遇上“三表哥”王小峰,陈晓卿爱吃米粉背后的另一个“原因”或许会变成,“他只能吃白色的米粉,因为吃黑色的食物总咬自己的手。”
  陈晓卿爱“自黑”,因为皮肤偏黑,而好友王小峰爱调侃,他曾写文章“爆料”,陈晓卿经常在饭局上“毛黑自荐”。
  “如果你眼前一黑,不是大脑缺血,是我出现了”、“我只能吃白巧克力,吃黑巧克力总咬自己的手”、“我做红烧肉从来不放老抽,把脸往前一凑,肉就变红了”……
  于是,我特意翻出他的照片,仔细比对查看,去掉所有的“磨皮”、“美白”设置,得出的结论是,肤色的确偏黑,但“小白脸”是不适合张开大嘴啃鸡腿的形象的,这或许是一个“吃货”的标配。
  那么,这位“骨灰级”吃货爱吃什么样的美食?鱼翅、大虾?恰恰相反,在美食家沈宏非的眼里,城市,人造的城市,是陈晓卿的假想敌。
  “凡是大城市里的饮食,在他的笔下一般都显得虚头巴脑,感觉五脊六兽,就连标点符号,一个两个瞅着也都没精打采的;一旦脱离了中心城区,越往城外走,文字就越是精神,越是来劲。”
  “陪偶像在北京的大酒店里吃罢一顿高大上早饭,明明吃饱喝足,下了电梯来在街上,还是忍不住要拿什么‘居民区常巷陌中’甚至‘二十年前某一个清晨的淮北小城洒满阳光的老街上’的早餐说事。”
  我问他,最喜欢湖南的哪几道菜?剁椒鱼头?
  “那太一般了吧,我比较喜欢湘潭菜、常德菜,比如小炒猪肝、水蒸蛋……”他说,“我喜欢吃的,都是比较简单的东西。”
  3:皮蛋被列十大恶心食品很无聊
  最简单,却最有味道的,永远是妈妈的味道。
  “就像我,一个安徽人,在北京这么大的城市生活了四分之一个世纪,每每想到我老家淮河岸边的菜肴,还是难免食指大动。”这是《至味在人间》中陈晓卿的自白。
  但实际上,出生于皖北的他也坦诚,“我们老家的味道,相对来说比较单一,但我妈妈随便给我做点面片汤,我都觉得很好。”
  因为工作繁忙,陈晓卿多年不曾回家过年,乡愁积聚成疾,聚力于笔尖。新书中的第一辑,12篇文章全部都与家乡有关。沈宏非说,“陈晓卿,不论他置身北京还是东京,南京还是望京,你问他美味在何方,他的手指最终总是会像扶乩般自动地指向老家的方向。”
  他愤愤地批判CNN闲来无聊,搞了一个亚洲十大恶心食品评比,把中国的皮蛋列为第一,甚至将其称为“魔蛋”。
  然而,在他的家乡,吃皮蛋,却是新年到来的信号,在当地被称之为“变蛋”的皮蛋,“桃脂一般的透明琥珀色,吹弹即破的外表,颤巍巍地在掌心站立。这怎么可能像CNN说的那样,是‘魔鬼下的蛋’呢?如果它真的是魔鬼派来的,为什么会有天使般的容貌?”
  阿城曾在《思乡与蛋白酶》一文中写道,“人还未发育成熟的时候,蛋白酶的构成有很多可能性,随着进入小肠的食物的种类,蛋白酶的种类和解构开始形成以至固定。这也是例如小时侯没有喝过牛奶,大了以后凡喝牛奶就拉稀泻肚。”他还总结说,“于是所谓思乡,我观察了,基本是由于吃了异乡食物,不好消化,于是开始闹情绪。”
  陈晓卿感叹,“乡愁,竟是这般简单。”但他更愿意相信,“每个人的肠胃实际上都有一扇门,而钥匙正是童年时期父母长辈给你的食物编码。无论你漂泊到哪里,或许那扇门早已残破不堪,但门上的密码锁仍然紧闭着,等待你童年味觉想象的唤醒。”
  5:哪里年夜饭最好吃?家里
  现在,各大院线正在上映电影《舌尖上的新年》,导演、摄影、作曲、解说全部是《舌尖上的中国》原班人马。
  在拍摄这部纪录片的过程中,陈晓卿感触很深,他不无忧虑地说,“如今年味儿越来越淡了,我们想要找这种年俗的地方越来越少,几乎都找不到了。”
  “因为,年、春节很显然属于农业社会,春种、夏长、秋收、冬藏,过年属于冬藏,只有按照祖先的生活节奏,年的意义才会越来越大。不到开春之前,绝对不敢把去年的食物在秋天吃光,春节实际上是集大成的时候,美食最集中的时候,也是几千年农耕文明给中国人留下的阖家团圆的机会。”
  让陈晓卿感动的是,有人看了电影后在他微博上留言,“今年本不打算回家,但看完电影,还是打算买张火车票回家!”
  然而,参加工作25年他,只有一两次的春节是在自己家过的,除了多几天假,过年那几天对他来说和工作时间无异。
  今年,陈晓卿又无法回老家过年。但庆幸的是,如今父母都住在北京,一家人经常可以团圆。
  而每到年关,总有朋友问他去哪里吃。
  “不好露怯啊,我只能假模假式报上饭馆的名称电话地址行车路线什么的–但有人较真儿,非要让我推荐‘味道好’的年夜饭去处,我的回答永远是:家里。”
  对话
  50岁?人家还小呢!
  小松鼠:有读者调侃说,《至味在人间》是最好的下饭书,越看越饿。你喜欢这个评价么?
  陈晓卿:不同的人能看到不同的东西,有的人看到饿,有的人看的是“陈晓卿就是个段子手,鉴定完毕”。这些评价,我觉得都可以,他们可能从各个角度理解都有意思。但如果说编了个菜谱,大家之从中只看到一个菜谱,那才是一本书的悲哀。有的人都看到情感,有的人能看到“这个老陈,不光会拍电视,还会写字,电视台不光都是没文化的人”,我都接受。
  小松鼠:你在后记中写道,这本书让你想起“那一个个紧张又愉快写字的不眠之夜”,为什么会“不眠”?
  陈晓卿:我写得很慢,但写字很快乐。因为我是做电视,做电视的过程中,不同的岗位都有自己的专业属性,大家在一起工作,不仅仅要有配合精神,更重要的是你要有妥协精神。写文章就是自己的事,对一个电视人来说,能够写自己的文章,实际上是一件特别特别开心的事。
  小松鼠:你说,《至味在人间》是给自己五十岁的生日礼物,“天命之年”的你认为真的已经知晓“天命”了么?
  陈晓卿:没有没有没有,我觉得,人家还小,尤其是现在这种社会,尤其是这两年,看不懂的事情越来越多。
  小松鼠:人生还才开始?
  陈晓卿:真的是才开始,我记得老六讲过一句话,现在的科技水平和医疗水平发达,人能工作的年限大大推后,可能在体制内我们工作到六十岁,如果像他们都是自己做的话,肯定是要工作到七十岁,他们有这样的规划,我觉得还是挺好的。
  小松鼠:2016年,《舌尖3》即将播出,有哪些湖南菜?
  陈晓卿:这不能说,这是秘密,但是肯定有湖南菜。
 
 文/潇湘晨报悦读专栏记者 小松鼠,图片来源于网络
声明:本文由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,除搜狐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搜狐立场。

相关资讯

推荐产品

产品推荐

同类文章排行

最新资讯文章